日照圈(www.RiZhaoQuan.com)日照人自己的新闻自媒体网站,立足日照本土,聚焦本土民生,服务日照人民~

一个浙江人眼里的五莲可以这样美!

2020-09-20 10:36:53 投稿人 : 那一城 围观 : 75 次 0 评论

 我的老家在五莲
朋友李兄,山东人,现居绍兴多年,已是地道的新绍兴人。李兄的身上,浑身上下都透着山东人的印记。人长得高大威猛,标准山东大汉一个;满口的山东话,虽说是“普通话”,说得快了,我们一时还听不懂。当然更为明显的,李兄时不时会说:我的老家在五莲!五莲在哪?我们一脸疑惑。李兄说,沂蒙山总听说过吧,我的老家就在沂蒙山。沂蒙山自然是知道的,革命老区嘛,还有那首《沂蒙山小调》,家喻户晓,百听不厌。说得多了,我们便随口说了句:什么时候到你老家去看看吧。没想到李兄就当真了,几番邀请之后,我们便上了路,直奔千里之外李兄的老家——山东省日照市五莲县。

一个浙江人眼里的五莲可以这样美!配图

快捷的航空班机很快将我们带到了日照山字河机场,走出机场,转身抬头,我看到了太阳照射航站楼的场景,“日照”之地果然名符其实。

一个浙江人眼里的五莲可以这样美!配图

(日照山字河机场航站楼)
李兄的高中同学前来接机,在顺路游玩五莲大青山景区后,我们终于来到了李兄念叨已久的老家——五莲县洪凝街道梁家坪村。
“坪”,源于日本传统计量系统尺贯法的面积单位,引入中国后,有多个含义,作为地名,一般泛指山区和丘陵地区局部的平地。我看到的梁家坪,背靠大山,整个村庄散落在平缓开阔的山坡地上。李兄的家在村尾的山坡上,车子开不上去,因为路很陡,而且都是崎岖的沙石路面。

一个浙江人眼里的五莲可以这样美!配图

小心翼翼的步行十来分钟后,我们来到了李兄的家,就在山坡的一块坝地上,一侧靠坡,一侧临坎,前后二进三开间平房。门口有一块菜地,菜地前靠坡的一侧路边有一个石磨,石磨上头系着一块红布条。石磨的正上方坡上,有一株几米高的灌木,从树枝上挂的果实可以判断这应该是一株花椒树了。李兄说,这是株野生花椒树,树龄估计有上百年了,因为他听母亲说过,他母亲嫁过来时就有这棵树了,而且比现在也小不了多少,野生花椒树生长是很缓慢的。

李兄的母亲已经门口迎接我们了。李兄母亲今年75岁(路上听李兄介绍过),虽满头白发,但精神矍铄,步履健朗。她开口也是标准的山东话,虽然听不太懂,但从她的表情和肢体语言中,我们已强烈感受到了她的热情,还有对她儿子回到家来的兴奋:走到儿子身边,随手拍了拍儿子的手臂,然后伸手过来想替儿子拿行李箱,被儿子制止了——此刻,一切尽在不言中……。
进得院子内,我们马上听到了狗叫声,就在院子的一角,一只被牵着铁链的小狗对着我们狂叫。这是李兄家养的小狗,当有不速之客到来时,认真的履行着它的“职责担当”。李兄母亲上前“训斥”它,并蹲下身子,伸出右手,小狗马上一声不响,并伸出了它的左爪子与李兄母亲“握手”。这一幕让我们见识了小狗的智商,和它与主人之间的默契,稍后时,我在朋友圈里发送照片,并配发一段文字:“第一张,对主人;第二张,对客人。完全不同的两张脸,这就是狗脸!”文字表面上是讥讽,内地里是赞许,人与动物,心灵相通。

一个浙江人眼里的五莲可以这样美!配图

李兄母亲将我们迎进了屋内,正中间是客厅,两边是卧室,卧室内就是一张坑——北方农村典型的大坑,占据了房间的一半面积,三面靠墙,坑体高约五六十公分,上面辅着凉席,放着棉被枕头等寝室用品。坑体正面中间地面之上有一个正方形的口子,用木板盖着——地球人都知道这是冬天加热时放燃料的入口。

路上时,李兄就给了我们一道选择题:晚上住宿,要么城里,要么家里,二选一。如果选择家里,这个坑就是今晚我们的睡觉之处,一人一间,待遇极高!
刚把行李放好,李兄就走了进来。此时的李兄已变了模样:脱了上衣,光着膀子,鞋子也脱掉了,光着脚走路。我笑着说:“想不到平时一本正经的李兄,一回到老家就原形毕露,在妈妈面前成了小孩子一个了!”一旁李兄母亲把话接了过去,虽然她说的还是山东话,但我们还是听懂了,她说:“到家了嘛,有妈妈就有家!”——如此有哲理的话从一个七十多岁的农村老太太口中说出来,实在让我等感到惊讶不已!
李兄问我们住城里还是住家里,我们的选择出奇的一致:住在家里,体验生活,北方的大坑,我们还不知道什么味呢!

一个浙江人眼里的五莲可以这样美!配图

李兄笑了,但他随后的一句话却让我们有些不解:“以前我一个人回老家,我一定是到城里去住的,因为住在家里的坑上,我会感到害怕!今天你们睡了,我也不怕了!”一个难得回趟老家的游子,居然会对生养他几十年的老屋产生害怕的情绪,这是为何呢?问原因,李兄说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反正就是感到害怕。

一路上走得有点累了,李兄让我们在坑上休息一下,等下他带我们到村里去走走,看看他的老家“有多穷”!于是脱了鞋躺到了传说中的北方大坑上,很硬实,也凉爽,微风习习下,我很快就入睡了。
大约半个多小时后,我醒了过来,睁开眼看到了客厅里李兄与他母亲正在说话,俩人靠得很近,母亲的双手紧握着儿子的右手。看到这样的场景,我鼻子一酸,险些落泪,曾几何时,当我回老家时,我那母亲也是这样看着我与我说话,一说都能说上大半天。只是母亲早已远去,此生我再也无法听到母亲的絮叨,再也未能享受来自母亲的抚爱了。

一个浙江人眼里的五莲可以这样美!配图

见我们醒来,李兄停止了与母亲的聊天,稍后,他带着我们参观他老家的村庄——梁家坪村。从李兄的家走到村里,都是一些山间小道。山道的两边,我们看到了有不少果树,树上硕果累累,有板栗、山楂、柿子、苹果等,品种不少。李兄特意提到了柿子树,他说,他家山上漫山遍野都是柿子树,有二百多棵,以前在家时,把柿子摘下来做成柿饼吃,现在长年不在家,柿子成熟了就没人去摘了,大多只能掉落烂掉了。听了李兄的话,边走边想:这不是花果山嘛,要是能在此间做个孙猴子,那该有多好!

从山道走下坡,是相对平直的水泥路面,我们算是走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村庄。在路的一侧,干涸的乱石溪滩上,四五个老人拿着扇子散坐在小凳子上在树萌下乘凉。当然也有“年轻人”,一个估摸着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,光着膀子赤着脚,只穿一条宽大的短裤,坐在一块卵石上与老人们闲聊着。李兄与老人们打了个招呼,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包中华烟,分送给乘凉的老人们抽,并与他们作着短暂的交流,只是我们听不懂。李兄平时不抽烟,此时变戏法似的突然拿出一包好烟来,显然他是有备而来的。稍后李兄跟我们说:“老家很穷,村里人哪抽过这种好烟啊!现在我有点出息了,这次回来也让他们尝下好烟的味道。”此后,但凡遇到村里人,李兄总会上前分烟,回到家时,他的中华烟只剩下了纸壳。

一个浙江人眼里的五莲可以这样美!配图

李兄继续带我们往村里走,村民的房屋与李兄家一样,都是平房,大多并排三间,屋前有个院子,院子里大多种着各种蔬菜,有青菜、青瓜、茄子、南瓜,当然更多的是玉米。各家的房子明显的没有经过规划,散乱的分布着,房前屋后则是高大的杨树。李兄带我们走到了一个高坎前,上面是一片树林,树林中有一处倒塌的石头堆砌的房子,李兄说,这是他家的老房子,几十年前,他就出生在这里。李兄还说,原来他家是给地主家看山打猎的,一家子十来口人就挤在三间房子里。

一个浙江人眼里的五莲可以这样美!配图

他还是几个月大时,有一天姑姑抱着他坐在东边的坑上,装火药的玻璃瓶突然爆炸,他被炸成了“黑包公”,幸运的是擦掉脸上黑灰后他居然毫发无伤,村里人都说,小孩子的命真大,以后一定有出息。只是抱着他的姑姑却是严重受伤,脸、手被爆炸产生的玻璃碎片击中,血肉模糊。送到医院急救,脸上留下了疤痕,右手只留下一只大拇指。“因为姑姑是抱着我才受伤致残的,所以我一直心存内疚,总想好好回报我姑姑,这些年来我一直努力挣钱,也是想有能力多帮到姑姑她们。”说到这里时,我看到李兄的眼眶里有些湿润。

在路上时我们已经商定了晚饭:就在李兄家里吃,杀一只鸡,炖上一大锅,再喝点酒,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,感受山东人的豪爽。主菜有了,但辅菜呢?李兄说:“现成有啊!你们看我们这里家家都有菜园,喜欢哪个菜,不管哪家,拔了就是了。”于是我们立马就身为“偷菜贼”,跳进菜园,见菜就拔,不一会儿就拔了一大堆。看着前头有一垄番薯地,我就上前去挖,李兄说了:“挖得少点,反正我不想吃的。”“为什么?”我问。“小时候吃不饱饭,只能天天吃这种红薯,你应该知道天天吃一样东西是什么滋味,反正我现在看到红薯就反胃。”

一个浙江人眼里的五莲可以这样美!配图

“你知道我小时候有多穷吗?”李兄开始说起他的“苦难史”来。
李兄的爷爷家里人口多,吃不上、穿不上,于是在他父亲18岁时就被过继给了四爷爷,后由于产生了矛盾,李兄父亲离开四爷爷家,在一块山坡地也就是现在李兄家房子所在地造了三间小房子,带着妻儿过日子。“我们这里种不了水稻,唯一的粮食就是谷子,也就是小米,但山里面土壤贫瘠,小米产量低,一大家子一年当中也就是在过年过节时才能吃上小米饭,其余时间只能吃粗粮和野菜,吃的最多的就是红薯了。”李兄继续说道。

一个浙江人眼里的五莲可以这样美!配图

“那怎么办呢?”我问。
 “没办法,只能往外闯啊,东北那里土地多,而且肥沃,所以我们这里有很多人都闯了关东,为的是有口饭吃。包括我,也曾经闯过关东。所以现在看电视剧《闯关东》,会感到很亲切,因为自己也有体会。”

(闯关东雕塑)
“你也闯过关东?”我一脸惊讶。
“是的,我闯过关东,就在20岁那年,一个人带着十多块钱,去了黑龙江,闯荡世界。”李兄回答。
 “不过我闯关东与祖辈们闯关东有点不一样,我去闯关东,一是为吃饱饭,但更是为读书上大学,因为我舅舅在那里,可以有个关照。那个时候,考上大学,再分配一个单位吃上公家饭,是我们这里年轻人逃离苦日子的一条重要途径。”李兄进一步解释道。

一个浙江人眼里的五莲可以这样美!配图

李兄接下去的人生道路逐渐开阔:“闯关东”三年后,李兄如愿考上了广西的一所大学,并在学校里认识了现在的妻子。大学毕业后,李兄没有吃上“公家饭”,但却成了一个大老板,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江南绍兴并定居了下来。现在他与做大学教授的妻子均事业有成,今年高大帅气的儿子又考上了重点大学,李兄说:“现在也是苦尽甘来了。”
至此,李兄眼里的“老家”也慢慢清晰:

一个浙江人眼里的五莲可以这样美!配图

生于斯,长于斯,老家在李兄的心里成为了永恒的记忆,割不断,赶不走,无论身在何处,信信念念都是老家。
自小艰难,老家在李兄的心里多少带着点酸痛,每当回到老家,一草一木,都会让他触景生情,勾起痛苦的回忆,以致于他又怕回老家,即便回了老家,他都不敢住下来,因为一旦闭上眼,往日的场景立马浮现,他已不想再经历苦难了!

一个浙江人眼里的五莲可以这样美!配图

因为自小苦难,如今面对老家乡亲时,李兄又多了几分情绪:想宣告,告诉大家,李家的长子有出息了;想回报,感谢乡亲在他困苦时给予他的帮助,哪怕当年只是一个馒头,或者一个煎饼。

但李兄无疑又是幸福的,老家虽然算得上是穷山恶水,但正因如此,也造就了他敢闯敢冒、坚韧顽强的性格,这也最终成就了李兄当前的事业有成。当然更为重要的是,在老家,李兄还有他健在的妈妈,因为有妈妈,老家永远是他的家!

信息来源:乐乡游

推荐阅读:山东严惩秋季秸秆焚烧 乡镇政府压实禁烧责任

推荐阅读:五莲第一届“绿水青山”运动会将于9月20日开幕,这条路封闭

来源:日照圈,转载请注明作者或出处,尊重原创!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